餐桌上的科學家

含糖飲料稅政策是為人民好? 社會經濟問題大

2019/11/25 2,553 0

Image by StockSnap from Pixabay
「含糖飲料」在許多人眼裡成了肥胖的元凶。不僅教育部準備立法把在學校的含糖飲料列為違法物品,立委也提議課徵「含糖飲料稅」等罪惡稅。彷彿只要將含糖飲料掃除殆盡,台灣人就從此不再肥胖。

然而,我認為這些管制含糖飲料的政策不但沒有用,更糟的是在公平、政治的層面上,更站不住腳。

研究證實,含糖飲料稅沒什麼效果

針對含糖飲料課稅或禁止進入校園,其政策邏輯通常是:「人民過胖」→「含糖飲料課稅」→「人民減少購買」→「人民變瘦」。然而,含糖飲料的替代品很多,如果汁、牛奶、咖啡等,僅針對含糖飲料課稅,卻只會讓人民轉向消費其他高熱量的食物。而研究的結果也是如此,美國的耶魯大學分析了人民體重和飲料稅的關係,發現提高稅賦對於改善美國人體重效果有限,其原因可能是含糖飲料的替代品眾多,民眾不見得會照著政府所想的方向行動 [1][2]。而台灣的飲料現況,高熱量的飲品種類繁多,如:果汁、奶茶、咖啡、冰淇淋等,若只針對部份含糖飲料課稅,恐怕也會如美國一樣,淪為無效的政策。

而教育部限制校園內不得出現含糖飲料的政策,以丹麥的歷史經驗來說,恐怕也是個失敗的政策。2011年丹麥實施脂肪稅,針對奶油、食用油等課稅。但丹麥人民紛紛跑到臨近的德國、瑞典採買商品,民眾的跨境消費甚至導致了丹麥國內的失業問題 [3]。國境尚無法阻止人民消費,教育部的禁令又怎能保證學生不會接觸到含糖飲料呢?

圖一:丹麥於2011年對於奶油等食品開徵脂肪稅,但丹麥(綠色)人民則改向德國(橘色)和瑞典購買較便宜的食品,導致丹麥政府的政策失敗。Photo by Groubani on Wikimedia

含糖飲料稅將壓迫低收入族群運用財富之空間

然而,含糖飲料稅的另一個問題是對低收入族群的「財富不公平性」。在低收入的家庭裡,食物的支出將佔去很大的比例。換言之,當民生用品的價格上漲,雖然所有的民眾都會受到影響,但影響最重、最沒有能力抗拒的將是較低收入的族群。當較貧困的家庭被迫要花更多的錢在食物上時,其他部份的支出將有可能會受到限制 [3]。2016年的《英國醫學期刊》(The BMJ)研究資料發現,以墨西哥為例,受到飲料稅影響最深的是社經地位較低的族群 [4]。從圖2可以看出,墨西哥於2014年初開徵飲料稅後,低社經地位族群的感受最深,其消費行為改變最大。若我國開徵「含糖飲料稅」,或是針對糖的原物料課稅,受到最大影響的必為國內收入較低的族群,他們能自由運用的財富將因政府的政策而減少,而新稅收卻不太可能保證讓他們受惠,因此對他們並不公平。
圖2:針對低和高社經地位族群,墨西哥政府對於高熱量飲料課稅的消費行為調查。From: 參考文獻4,中文資訊為本文作者加註。

保母國家-人民的腰圍,政府為什麼要管?

「保母國家(Nanny State)」被用來形容以保護人民健康為由,訂下各種規定而過度干涉人民行為的政府。在美國,有人喊出「我們的褲子尺寸不是政府的業務!(Our Pants Size is None of the Government’s Business)」諷刺政府連吃什麼都要管,已不合理且過度地干涉人民自由 [5]。而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上的一則投書認為這種過度保護的政策頗為荒謬,若政府因擔憂人民肥胖而課稅,那也應該針對缺乏運動的民眾施以罰金。而該投書也點出了一個現實的問題:「政府真的會用新的稅金做促進國民健康的事嗎?[6] [註1]」

而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N. Gregory Mankiw則在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投書諷刺含糖飲料稅 [7]。教授認為,如果我們允許政府用課稅的方式來教導人民該吃些什麼,那接下來的問題將是:「哪裡才是界線?是否該以相同的理由允許政府補助健身房和運動器材、補貼購買牙線的費用?」。教授最後留了一個頗令人省思的問句:「有時我們會希望父母指引、協助我們做出正確的決定。然而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相信政府有足夠的能力指引我們嗎? [註2] 」
圖3:諷刺「保姆國家」的書籍,書中假設民眾過度要求政府管理、保護他們,以立法的方式協助戒除民眾的壞習慣,最終過多的規定和條文癱瘓了政府,更導致了經濟的崩潰。Photo from Amazon

[ 註1 ] 事實上,台灣就有這種實際用途和當初設置理由不合的例子。以行政院通過的愛滋防治第六期五年計畫裡就提到,部份愛滋病的防治費用將由菸品健康福利捐支應。這是不合理的。

[ 註2 ]這部份改自N. Gregory Mankiw教授的投書。原文是:「Even as adults, we sometimes wish for parents to be looking over our shoulders and guiding us to the right decisions. The question is, do you trust the government enough to appoint it your guardian?」